阿雪的世界

秋天來了,第一片發黃的樹葉飄落到動物園的天鵝湖上。

這是一個著名的動物園,天鵝湖是園內最幽美的一個角落。

是的,這兒的景色的確很動人。湖邊環繞著一圈枝葉茂密的大樹,把它和外部世界完全隔絕開來。在秋風里不住沙沙作響的樹葉,像是最奇妙的屏風,把穿過樹縫流進來的空氣都仔細過濾干凈,不帶一些兒灰塵,也沒有丁點兒喧囂聲響,使這旱顯得更加幽雅寧靜。

一只周身雪白的小天鵝跟在媽媽后面,在綠水晶般透明的湖心里沒精打采地漂游著。湖上是這樣的美麗,天鵝們的心情都非常恬靜。他們的身子幾乎一動也不動,只是偶爾輕輕扭一下長脖子,悠閑自在地在水上漂浮。說真的,就是最著名的芭蕾舞明星踮起腳尖跳舞的姿勢,也沒有這樣輕盈、這樣好看。至于湖上別的一些水鳥,就更沒法和他們相比了。

 

也許正是這個原因,天鵝們全都非常心滿意足。他們除了在湖上慢悠悠地游來蕩去,時不時從水波里欣賞一下自己的倒影,就再也不想干別的事情。

“世界,有多么好!生活,是多么美啊!”這是出自他們的心靈深處的共同想法。不消說,他們所說的“世界”,就是指眼前的這個風光旖旎的小湖。在他們的眼睛里,除了這兒,還有什么樂園更適合天鵝們居住呢?

可是,跟在后面的小天鵝卻不這樣想。她是今年春天剛出生的,周身的羽毛像新雪一樣潔白。媽媽給她取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,叫做阿雪。阿雪起初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非常新鮮好奇,不停嘴地向媽媽打聽。但是,當她走遍了湖上所有的隱秘角落,就漸漸感到生活非常平淡刻板,甚至產生了一些兒厭倦。

天鵝湖的景色為什么總是沒有變化,難道世界就只有這樣大?”她想。

她很想把這個隱藏在心底里的問題,去問問整天喋喋不休的綠頭鴨,可是媽媽卻不許她接近他。

“阿雪,你要記住自己的高貴身分,不要和那些沒有教養的野鴨子打交道。”媽媽的態度是那樣嚴厲,阿雪只好不再說一句話,極不情愿地劃著水,跟在后面兜圈子。

媽媽總是這樣板起面孔教訓她。據說,她年輕的時候,曾經被游客拍攝了一張彩色照片,刊登在畫報的封面上。所以她比別的天鵝更加驕傲,總是用同樣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孩子。

“快跟上我,注意保持優美的游泳姿勢,這是天鵝生活里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阿雪悶住聲沒有回答,她的心里又增添了一個新問題:“為什么我們成天都在這個小水池里無聊地兜圈子,難道這就是生活的目的?”

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得不到解答,使她的心情非常沉重,身子慢慢地消瘦了…

有一天傍晚,枯黃的樹葉越飄越多,忽然從半空中飛來一群大雁,像是從遠處飄來的許多落葉,亂紛紛地打著旋兒落在天鵝湖上。

大雁們嘎嘎咕咕地叫個不停,給寧靜的天鵝湖帶來了一片少見的歡樂氣氛。一眼就可以看出,他們和常年居住在動物園里的水鳥不同,是一些很有經驗的旅行者,一定能夠解答郁積在阿雪心里的疑問。

在蒼茫的暮色里,阿雪趁媽媽不注意,悄悄地溜過去打聽:“請問,鳥兒的世界究竟有多大?”

“嘎嘎,鳥是屬于天空的。天空有多大,鳥兒的世界就有多大。”一只大雁回答說。

“生活的目的呢?就只是在水上兜圈子嗎?”阿雪怯生生地又問。

“不,生活的內容要比這廣闊得多,嘎嘎,”另一只大雁說,“我們在天空中飛行,可以學習到許多本領,當然比兜圈子更有意義。”

這是多么奇妙的回答呀!這種講法,阿雪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呢!

她想了一想,又問:“啊,你們說得實在太好了!你們是不是最……”

本來,她想用媽媽慣常的口吻,說出“最高貴的”這個詞兒。但是,一時又覺得好像有些不恰當,吞吞吐吐地改口說:“你們是不是最聰明,比別的鳥兒都更有學問?”

想不到,這句話使大雁們吵鬧開了。

“不,嘎嘎,這是最平凡的道理,完全談不上聰明和有學問。”

最初和她搭話的那只大雁說。

“嘎嘎,你怎么會有這種想法,怎么能夠這樣想?……”另一只大雁責備她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大雁們紛紛鞏鞏咕咕地議論著,聲音非常嘈雜,幾乎整個天鵝湖里都聽見了。阿雪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又伯媽媽瞧見,便瞅了一個空子溜開了。

“快跟我游呀i別和那些流浪漢混在一起。”媽媽瞧不起似的瞥了大雁們一眼,命令她說。

阿雪不敢違抗,只好低著頭,順從地跟在媽媽的后面,朝一個最偏僻的角落游去了。

那天晚上,她雖然還和往常一樣,緊緊挨靠著媽媽的身子,規規矩矩地蜷起一只腳,把嘴殼插到翅膀下面。但是,她卻許久沒有合上眼睛,心里一直在琢磨著大雁們的話。

后來,她終于睡著了,做了一個非常古怪的夢:她跟隨著一群大雁飛上天空,一直飛到亮閃閃的星星和月亮中間。在彎彎的月牙兒上,坐著一個穿白紗的仙女,含著微笑向她不住招手,對她說:“歡迎你,阿雪,現在整個天空都是你的了。”

這個夢給她增添了許多勇氣。第二天,天不亮,她就在迷蒙的霧氣里去尋找雁群。她來得正是時候,他們正扇著翅膀,一只接著一只地迎著晨風從水上飛起。他們要到南海邊去避寒,前方還有很遠的路途,不得不一大早就動身。

阿雪本來還有許多話想說,只來得及抬起頭問了一句:“朋友們,請告訴我,我也能飛上天嗎?”

大雁們拍著翅膀在空中回答。

“嘎嘎,你是一只鳥兒,為啥不可以?”

“只要有決心,就一定能夠辦到!”

“你要記住,鳥兒屬于天空,天空也是鳥兒的。快來吧!”

他們疾速地轉了一個圈子,排成整齊的人字形越飛越高、越飛越遠,漸漸變成了一串小黑點消失在云端。

阿雪翹著脖子,無比羨慕地目送著雁群在天邊消失了蹤跡,感到說不出的悵惘。這樣的心情,她還從來沒有經受過呢!大雁們飛走了許多天,“鳥兒屬于天空,天空也是鳥兒的”那句美妙的話語,還在她的耳邊不住回響著。

從那以后,阿雪變得非常沉悶,閉著嘴不說一句話,也很少吃東西。即使天鵝湖的飼養員送來最可口的嫩蘆葦芯和小蝦,也不愿意多嘗一口;她的身子越來越瘦了,媽媽不放心,問道:“孩子,你是怎么的,病了嗎?”

“不!”阿雪搖了搖頭,不敢對媽媽吐露真情。

“決心!是的,我有飛上天、尋找一個更加廣闊的世界的決心。”她在心里暗暗想。

不久,天鵝湖里出了一件怪事。當所有的鳥兒們都睡著了的時候,有一個白色的影子不住地撲打翅膀,貼著湖面來回低飛。她的飛行姿勢最初顯得很笨拙,似乎不完全適應這種吃力的動作,但是漸漸就習慣了。可以看出,要是她的羽毛沒有被捆扎住,早就沖上天空飛走了。

她是誰?就是小白天鵝阿雪。

媽媽覺察到自己孩子的身上發生了一種說不出的變化,感到很不安,緊緊盯住她的眼睛問道:“寶貝兒,告訴我,你到底有什么心事?”

“沒有。”

阿雪的臉色變得慘白,回答的聲音更輕。她覺得媽媽變得陌生了,完全不可能理解自己,決不能把心里的秘密告訴她。

阿雪在努力鍛煉自己的飛行技術和意志,等待著出走的機會。

向往中的時機終于來到了。

幾天后,湖上又來了一群南飛的大雁;那天深夜,誰也沒有注意到,阿雪趁著夜色的掩護,悄悄游到雁群中。不知她嘀嘀咕咕地低聲說了些什么,只見一只眼眶邊有一簇黑毛的者公雁把嘴殼伸到她的翅膀下面,費了好大的勁兒,咬斷了兩根捆住羽毛的細繩子。

天亮的時候,阿雪隨著雁群飛上了天空。晨風托住了她的身子越升越高,太陽在她雪白的翅膀上慈愛地吻了又吻,像是為她的遠行表示祝福。

“快看!雁群里有一只白天鵝。”不知是誰喊了一聲。

天鵝媽媽也仰起脖子,正好看見自己的孩子舒開翅膀從頭頂上飛過。剎那間’,她明白了阿雪沒有說出的秘密。也不知她是由于擔心還是生氣,面孔一下子就變得煞白了。

“阿雪,快回來!你會摔死的。”她忘記了天鵝應有的幽雅姿態,像野鴨子樣用翅膀撲打著湖水,尖聲喊叫起來。

可是,雁群已經帶著小白天鵝飛遠了,阿雪在半空中根本就聽不清媽媽的喊聲。安靜的天鵝湖在阿雪的身子下面越縮越小了。在她的面前,終于展開了一個更加廣闊、更加絢麗的新世界。

阿雪的世界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