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餓壞了那匹馬

  我上小學五年級那年,學校不遠處的那個書攤是我放學后流連忘返的地方。可是更多的時候,身無分文的我只能裝作選書的樣子,偷看幾則小故事,然后溜之大吉。   

       守候書攤的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的殘疾青年。往往這時候,羞愧不已的我根本不敢回頭去看他那張瘦削的臉。當我第二天上學經過書攤,看見坐在輪椅上的他依然寬厚地向我一笑時,我忐忑不安的心才得以平靜。   

       如果沒有他每日早上這寬厚的一笑,我就不會繼續看他的書,也就不會有那刻骨銘心的兩個耳光。   

       當時我正在讀《紅巖》這部小說,江姐忍受酷刑時那十指連心的疼痛直錐我少年的心。我淚流不止。偶一抬頭拭淚時,我瞥見了輪椅上的他正定定地看著我,“坐下慢慢讀吧!”他說著指了指身旁的一只小凳子。   

       當時我完全忘記了白看書的尷尬,正要坐下的一瞬間,突然身后有人揪住了我的衣領。我張惶地回過頭來,發現是父親怒目圓睜的臉。然后,父親的兩巴掌便不由分說地抽在我臉上。

      “別打孩子!”年輕人竭力想從輪椅上掙扎起來阻止我父親,“孩子看書又不是壞事。”

      “我不反對他看書。”父親說話變得囁嚅,“是,是為其他事……”說罷,父親奪過我手中的書,匆匆地翻了一下,還給那年輕人,拽著我走了。   

       我回頭去看愣在輪椅上的他以及握在他手中的那本書,書頁中分明多了幾張毛票。   

       晚上,父親對我說:“打你不為別的事。都像你這樣白看書,人家怎么過日子?搬運隊的馬車夫需要馬草,你可以扯馬草換錢。”   

       從此,每天清早我就去山坡上扯馬草,上學前賣給那些馬車夫。攥著馬草換來的毛票,我立即奔向書攤,泰然的坐下來 從容地讀著一本又一本的書。   

       可是馬草并不那么好賣。賣不出馬草的日子,我就強制自己不去書攤。   

       有一次,我背著馬草四處尋找馬車夫時,經過了書攤。輪椅上的他叫住了我:“怎么不來看書了?”我抖抖手提的一捆馬草,無奈地搖搖頭。   

       他先是一愣,繼而眼睛一亮,對我笑道:“過來,讓我看看你的馬草。”他認真地看過馬草后,沖里面屋叫道:“碧云,你出來一下!”   

       聞聲走出一個十七八歲的姑娘,可能是他的妹妹吧。   

     “碧云,咱們家的那匹馬正愁著沒草,收下這孩子的馬草。”他盯著姑娘茫然的眼睛,命令道:“聽見沒有?快把馬草提進去!”   

       姑娘木然地接過我的馬草,提進了里屋。   

       這天傍晚我離開書攤時,輪椅上的他叮囑我:“以后馬草就賣給我,別餓壞了那匹馬,行嗎?”“沒問題。”我巴不得有這樣的好事。   

       以后每天,當我背著馬草來到書攤時,他便沖里屋叫道:“碧云,快把馬草提進去,別餓壞了那匹馬。”   

       有一天,我一如既往地背著馬草走向他的書攤,他見我來了,沖著里屋叫道:“碧云,快出來提馬草!”接連喊了數聲,可碧云遲遲沒有出來。“是不是有事出去了?”他疑惑地自語道。

   “我自己提進去。”說著,我就往他身后的木板房走去。   

    “別別別……”他急了,“碧云!碧云!”他用雙手拼命地搖著輪椅,想阻住我的去路,“你放下!等碧云來拿!”   

    “沒事,別餓壞了那匹馬。”可恨那天我沒有聽他的勸阻,提著馬草推開了那扇吱呀作響的門。   

    “回來!”他在身后吼道,“那馬會踢傷你的!”   

      可是遲了!我已經走進他家的后院,看見了一堆枯蔫焦黃的馬草——這些日子來我賣給他的所有馬草!那匹馬呢?那匹香甜地吃著我的馬草的馬呢?   

       我扭頭沖了出來,直想哭。 “對不起,”他拍著我的肩頭,輕聲說道,“我知道你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匹馬。沒事的,你看書吧。”   

       我點了點頭,使勁忍著,沒讓自己哭出來。

別餓壞了那匹馬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